重温老九门,听到八爷说“二爷确实是人间龙凤”时,我好想跟他说“你也是啊小哥哥~”(*/ω\*)

不知道哪有敏感字了,图片试试看吧……

妻奴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而江湖里最不缺的,就是风言风语。
众所周知,八爷虽是文弱书生,但那身高可是了不得的,哪怕是张大佛爷和他身旁的副官都没那般高。
八爷是位爷,身份摆在那,加上这样的身高,营里的人都在猜测,张副官与八爷这样那样的时候,搞不好是在下面的嘞。
这兵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就这么块地方,好的传得远,坏的也藏不住,这流言一传再传,就传进了张日山耳朵里。
张日山一听这事,气得七窍生烟,下令把这些说闲话的人都军法处置了,要知道,张日山平时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,就算有什么不乐意的都不会摆在面上,这次这么生气,肯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。
于是,张副官被人戳破秘密恼羞成怒的事就在营里传开了。
张副官更郁闷了。
张大佛爷处理文件,忙得那是不可开交,听到这事的时候都不知道过了几天了,看着自家副官平时那么活泼的一个人,变成这副怏怏不乐样子,连手里的活都不干了,张大佛爷想着见见八爷自家副官可能会开心点,然后他就会认真工作减轻自己的负担,抱着这样的想法,张大佛爷让手下的人将八爷请进了军营。
不过,张大佛爷的美好想象并没有实现,他也不知道自家副官开心了没有,因为请来八爷后不久,自家副官和八爷就双双消失了。
但是营里又有了新的流言,说是张副官必定是下面的无疑,看他对齐八爷端茶奉水的样子,平时肯定经常受欺压啊。

张大佛爷想,自家副官肯定还是不开心的。


迟来的端午礼物~

寻找八爷的呆瓜和披着粽子披风的八爷~

“喵喵我们一起去找八爷吧~”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“呆瓜怎么还不来找我啊?”(。•ˇ‸ˇ•。)

八百米大刀

“佛爷,此墓大凶,去不得,去……”看着张启山的脸色,齐八只能把想说的话咽下去,他知道,这次哪怕是大凶,张启山都非去不可了。

日本鬼子打进了长沙,现在正是急需军饷的时候,三娘九爷他们不是没有钱,也不是不愿意拿出来,只是这钱不是他们说了算,族中长辈众多,纵然掌权也需敬重老一辈,遵从老一辈的意思,表面上九门当家风风光光,可一旦出了差错,这位置随时不保。

本来同为九门,理应毫不犹豫出手相助,可某些中国人的劣根性却在这时显露无疑。说的好听是明哲保身,说的不好听,那就是不希望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一时间,不管是九门中人还是城中显贵,竟无一人相帮。

眼看粮食就要消耗殆尽,身为布防官的张启山只能选择下墓,用盗来的东西补充军饷,毕竟没有一个将军希望自己的将士没死于战争却死于饥荒。

可张启山不知道,这次,齐八真的没骗他,那墓,哪怕是九门出动,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。

张启山很需要这笔钱,齐八知道,他也知道,拦,是拦不住的,可是那墓……

罢了,左右不过一死,齐八咬咬牙,道:“佛爷,我去!”

应下来的齐八自己都没注意到,自己的手抖得像筛糠一样,突然,齐八觉得有些安心,他低头寻找让自己感到安心的来源。

原来是张日山,是他握住了自己的手。齐八抬头,张日山漆黑如夜空的眼正望着他,那眼如雨后晴空,清楚地写着:“八爷,有我,不怕。”齐八有点想笑,他到底知不知道那墓……

齐八深知这墓的凶险,明白没有本事的人去了怕是再难回来,当下让张启山遣了亲兵去请二爷。

二月红自是答应,先不说同是九门弟兄,就是为了喊他一声二哥哥的齐八,他也不能拒绝。

于是一行四人,便带上九爷准备的一堆家伙事出发了。

这墓果真像齐八说的那般凶险。

当那暗箭破空而来,深深埋入齐八身体里的时候,张日山有点懵,那暗箭好似当头一棒,打得他毫无反抗之力。

像是为了刺激张日山,齐八身体里的血迅速往外飞溅,落在地上开出了鲜艳的花。张日山终于不再傻站着,他大吼一声,不顾被乱箭射死的危险朝着齐八奔去。

那厢,张启山和二月红终于解决了墓室机关。

这厢,齐八,却咽了气。

张启山和二月红朝着抱着齐八的张日山走去。

听到脚步声的张日山猛然抬头,眼里满是希翼地看着二月红。

二爷那么厉害,佛爷上次受伤那么重,二爷也把佛爷救回来了,八爷、八爷也一定会好起来的。副官想。

然而二月红却不似副官所希望的那样,挥挥手就让齐八活蹦乱跳,他只是轻轻地、轻轻地、轻轻地帮齐八还大睁着的双眼闭上。

张日山显然被二月红的动作惹恼了,他像小孩子一样皱眉撅嘴:“二爷你这是干什么啊?八爷又不困,你还是先帮八爷看看伤口吧,你看八爷流了这么多血,他一定很疼吧,他平时、他平时划个小口子都受不得的,连路他都不愿意多走两步,你看怎么多血,他、他一定、一定特别疼吧……”

二月红没回答他,红了眼的张启山却说:“他已经……让他去吧……”张启山的语气云淡风轻,和他眼里打转的晶莹液体一点都不像。

让他走?张日山眼里的希翼被冷漠取代,他盯着垂头不语的二月红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不救他?他不是很重要吗?为什么不……”

“小恒唤我一声二哥哥,如果能救他,哪怕是要我拿命来换我也不会眨眼,可现在……”二月红始终不愿将那不吉利的字眼说出来,没人发现他紧攥成拳头的手已经流出了血。

小恒来之前,其实已经和自己说了,算他人不算自己的他为自己算了第一卦,也是最后一卦。

小恒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却依然义无反顾,他试图阻止,小恒却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拉着他衣角问他意见的小孩子,小恒,自己有自己的想法,像小恒阻止不了非要进墓的张启山一样,他阻止不了小恒,本以为自己跟着来可能会有所变化,可是……

是啊……小恒的卦什么时候错过,哪是自己跟着来就能改变的……

空气仿佛突然安静,没有人发出声响,像是怕扰了张日山怀中的人儿。

过了许久,张日山终于开了口:“佛爷,二爷,你们走吧,不要管我了。”

张启山睁大了眼,满脸不可置信。“你、你真的要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“可……”张启山张口,看起来像是想劝,二月红却拉住了他。

劝,是没有用的,二月红抬起手,准备劈晕张日山,张日山却像背后长了眼睛。“别白费劲了二爷,抬出去也只是死在外头,还不如待在这,八爷怕黑你也知道,我啊,还是留在这陪他,免得奈何桥上他又要找我闹。”二月红的手抬着,停在了半空中。

二月红和张启山还是走了,他们,还要带着东西出去,军队,需要这些。

二月红和张启山一离开,整个墓穴安静得无以复加。

张日山说:“八爷,你不是不喜欢安静吗?那我陪你说说话好不好?好的话你就别动,不好的话你就眨眨眼让我知道……”

张日山说:“八爷?八爷?八爷你真的不动吗?那我就开始说了哦,其实啊,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你了,多久以前呢?我也忘了……不过肯定比你早,你也别不服气……”

张日山说:“八爷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,只要你在这里,我就……哪也不去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高考备考太辛苦
我不好过大家就一起不好过吧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贼(副八)

第一次开车就翻车,开一次翻一次,我这车开得也不怎么样啊ಥ_ಥ连图片都不放过,没办法只有走链接了,但是那种直接一点就能看的我实在不会,折腾了好久都没有办法登陆……还差点被气死……(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绝望啊!)
要看的妹纸麻烦一点复制链接吧(´╥ω╥`)
抱歉(´╥ω╥`)

http://m.weibo.cn/5581339213/4098036316149139

九门大学二三事之下雨天

外面的天色昏沉沉的。

雨滴打着旋儿从天上坠落,不管不顾地扑向大地,撞了个水花四溅。

齐恒下了课,郁闷地看着这瓢泼大雨。前两天也下了雨,伞在家里晾着晾着他就给忘了。这会儿要是走,难免被浇个透心凉,可要不走,鬼知道这雨还会不会停,又是什么时候停。

齐恒想,要是张老师不去聚餐就好了,他倒好,开着豪车,一出酒店就能浑身干爽地回到家吧。思及此,齐恒的心就跟这昏暗的雨天一样阴沉,心里打量着今晚该让张老师跪键盘还是跪遥控器。

齐恒心里揣着收拾张老师的想法,举起书包挡在头上,脚一抬就往雨中迈。

没有淋湿是意料之外的。

齐恒看着自己头上火红的伞,又看看气喘吁吁站在自己面前的张老师,显得十分惊讶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齐恒感觉那把伞似一团火,烧着了他的眼,也烫着了他的心,让他整个人都亮堂起来。

“聚餐……聚餐开一半、下、下雨……我怕、我怕你……就、就来了……”张老师累得话都说不清楚,可齐恒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,想是聚餐开到一半下了雨,怕自己淋着,这才火急火燎地赶过来。

“你车呢?”齐恒记得清楚,早上张老师出门是开了车的。

张老师缓了过来,眼神却有些躲闪。“放在聚餐的地方了,我怕你淋着,着急,就、就没去取车。”

得多着急才能不开车选择腿着来啊,张老师在骗他,齐恒心如明镜。他眯了眯眼,道:“说实话。”

“来、来的路上堵车,等了好久都不见往前走,我、我就把车扔那了……”张老师像做错事的孩子,眼神乱飘,表情紧张。

齐恒心里讶异,那车价值不菲,饶是张启山也花了不少功夫才得到它,在张老师心里,唯一能与家中一众古董媲美的,也就只有那辆“风之子”了。

“你不是挺宝贝那辆车的嘛?这回怎么舍得……”

“和媳妇儿比起来,那车算什么,别说是扔路上,就是烧了,只要媳妇儿开心,那又如何。”张老师就像天上掉下的雨点,撞进了齐恒的心里,他想,这次就不罚张老师跪着了。

不知自己躲过一劫的张老师喜滋滋的搂着媳妇回家了。至于张启山去帮他领车的时候被交警好一顿训之后又找他算账的事,那都是后话了。

要高考了我却只想着找一个能陪我上课唠嗑的人
绝望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九门大学二三事

        齐恒被斥责了。
        不是张老师干的。
        是系里的另一个老师。
        厚厚的眼镜,豆大的眼睛,还有西瓜大的啤酒肚,以及亮得发光的秃头。

        这位老师封建古板又大男子主义,说话也不中听,整个学校没人喜欢他。
        谁都知道这老师讨厌同性恋是出了名的,自从他知道齐恒和学校里的张老师在一起之后,就处处针对齐恒。
        齐恒自知这老师不待见他,在这个老师的课上也一直中规中矩,尽量让自己不太显眼,可再小心也捱不住人家故意找茬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这女人啊,就该结婚生子,要不然男的要你们什么用啊,像有些人,搞什么同性恋!以后没有孩子肯定被抛弃!”秃头老师在台上唾沫横飞,学生在台下咬牙切齿。吴老狗第一个不痛快,和旁边的男朋友解九商量了起来,讨论到底要怎么给这秃头老师一个教训。由于两人意见相左,于是他们请齐恒投出关键的一票。然而齐恒还没来得及开口,秃头老师就敏锐地发现了他们几个的动静。
        “齐恒!你给我站起来!”秃头老师声嘶力竭,陈皮眼见情况不对,急忙从后门溜出去搬救兵,而自知逃不了一顿训的齐恒只好无奈摇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看见齐恒摇头,秃头老师像是被点着的炮仗,瞬间就炸了。“齐恒!你摇什么头?这还上着课呢就交头接耳!搞同性恋长脸是不是!”
        泥人也有三分硬脾气,虽说齐恒不介意让大家知道他和张老师在一起,可这件事被当成恶心的事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,让齐恒十分恼火。
        齐恒越生气,面上就越冷静,不仅没露出一丝不悦,甚至还咧了咧嘴。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,这都什么年代了,您这种思想不太对吧?首先,女性并不是生育工具,男人娶女人也不都是为了延续后代,其次,不管搞同性恋长不长脸,那都是我的事,我搞同性恋总比您孤家寡人一辈子好吧?”
        没找到老婆可是秃头老师心里的痛,因为眼界太高,自身条件又不咋地,秃头老师年轻时没女朋友,年纪大了又没老婆,齐恒这下算是正中红心,秃头老师气得直指着他,大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是从后门溜出去搬救兵的陈皮回来了,他按原路返回了教室,救兵张老师则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进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张老师这一进门就见秃头老师气得直抖,不用想也知道,想必是自己的小娇妻说了什么给气的。张老师眯了眯眼,强忍住想仰天长笑的想法,那造作的样子真是没谁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哟,邱老师,怎的气成这样了?谁惹你了?”张老师满眼不怀好意,然而秃头老师戴着眼镜,眼力劲不好也是自然的,不仅没看出张老师的坏心思,还傻乎乎往枪口上撞。
        “还不是你的小白脸!年纪轻轻满口胡话!要我说同性恋就不该存在!他是个学生不懂事,你身为老师还不懂事吗?!”

        张老师脸色开始不太好,想他平时战战兢兢,就怕齐恒有点“不甘人下”的想法,这秃头老师到好,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往外吐,居然说齐恒是小白脸,看他怎么收拾这秃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邱老师,您这么说就不对了,这跟懂不懂事有什么关系啊?您这么懂事怎么就没个老婆呢?”要不说他们俩是一对呢,连戳人痛处都不带重复的。“再说了,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‘我不是同性恋,只是我喜欢的人刚好与我性别相同’,而且,我这男朋友除了不能生孩子,样样可都是顶尖的,看邱老师现在的样子,想必没有孩子也是没什么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秃头老师连续被人戳了痛处,气得直翻白眼,粗短的手指指指齐恒,又指指张老师,说:“你们……你们有本事就别分开!”
        张老师笑笑,不以为意。“冲着邱老师的祝福,我和齐恒也会长长久久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秃头老师气得扭头就走,甚至连教材都没顾上。

        张老师的心情又变好了,腆着脸就朝齐恒凑过去。“我表现得不错吧?你今晚是不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齐恒一巴掌打在张老师的下颌,帮他把不该说的话咽下去,张老师挨了打,做委屈小媳妇状,跟在齐恒身后出了教室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这么爱你你居然打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齐恒……恒恒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爱你哦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今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张老师一如既往的可(油)爱(腻)呢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以此文谨记我的川美落榜T^T(妈蛋!落榜还不好好学习!)

论张老师和齐恒在一起的影响是什么

工业革命的影响是什么?
引起社会经济结构变化——工业取代农业占主导,城市化进程加快
张老师和齐恒在一起的影响是什么?
引起九门大学阶级结构变化——齐恒取代张老师占主导,妻奴化进程加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来自一个被两本历史笔记逼疯的人